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圖書搜索:

敦煌西域古藏文社會歷史文獻(增訂本) 平裝漢譯絲瓷之路歷史文化叢書

分享到:

定價:¥98.00

  • 著者:182777,182986 譯者:
  • 出版時間:2020年02月本印時間:2020年02月
  • 版次:1印次:1頁數:599頁
  • 開本:16冊數:1 卷數:1
  • ISBN:978-7-100-17064-2
  • 讀者對象:敦煌學、藏學、西域學、內陸歐亞專業研究人員,碩士及以上
  • 主題詞:藏語,歷史,文獻,西域
  • 人氣:72

顯示全部編輯推薦

托馬斯古藏文研究名著的最新漢譯漢注成果

藏族在我國的民族大家庭中,是一個擁有獨特文字和古老文獻的優秀民族。英國收藏的西域出土古藏文文獻,就代表其中古老文獻的一部分?!抖鼗臀饔蚬挪匚纳鐣v史文獻》一書,是早為中國史學界,尤其是藏學、敦煌學和西域史地研究者所熟知的一部學術名著。這是英國杰出學者托馬斯傾其一生才智貢獻給學術界的一部力作,它既是具有第一手價值的珍貴文獻史料,又是具有開拓性的研究成果。

 

顯示全部作者簡介

托馬斯(F. W. Thomas,1886-1956),英國東方學家,治藏文、藏族史,著名的藏文學者。他具有極高的語言天賦,精通多種文字,如梵文、藏文等。在整理和研究敦煌古藏文文獻方面,他是繼普散之后,成績最大的一位。尤其在敦煌藏文的社會歷史文獻方面,他所進行的辨認、解讀、翻譯、注釋和考證,具有開創的功績。
譯者簡介:
劉忠,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
楊銘,西南民族大學研究員,本名楊明,歷史學碩士,西南民族大學西南民族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陜西師范大學西北民族研究中心博士生導師,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特約研究員,四川省有突出貢獻的優秀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顯示全部內容簡介

《敦煌西域古藏文社會歷史文獻》(Tibetan Literary Texts and Documents Concerning Chinese Turkestan)是早為中國史學界,尤其是藏學、敦煌學和西域史地研究者所熟知的一部學術名著。這是英國杰出學者托馬斯傾其一生才智貢獻給學術界的一部力作,它既是具有第一手價值的珍貴文獻史料,又是具有開拓性的研究成果?!抖鼗臀饔蚬挪匚纳鐣v史文獻》(增訂本)是劉忠、楊銘兩位作者對托馬斯原書的漢譯漢注本。

顯示全部目 錄

第一章 阿柴(吐谷渾)
一、概說  3
二、文書與翻譯  6
三、問題探討   28
第二章 沙? 州
一、地方  36
二、家族和名稱   56
三、紙張和寫本   63
四、寺廟和史跡   71
姓名索引   92
第三章 羅布地區
一、薩毗(Tshal-byi)  116
二、納雪(Nag-shod)、 下阿骨贊(Rgod-tsang-smad)、上阿骨贊(Rgod-tsang-stod)、恰卓(Kha-dro)  122
三、下仲(Vdzom-smad)、上仲(Vdzom-stod) 128
四、且末(Cer-cen) 129
五、怯臺(Ka-dag)  130
六、大羅布(Nob-ched-po)、小羅布(Nob-chungu)  133
七、下羅布(Nob-shod)、弩支(Klu-rtse)、雍仲支(G.yungdrung-rtse)  146
八、囊丹(Snang-sdang)與囊支(Snang-rtse)  148
九、達古(Sta-gu)  150
十、七屯(Rtse-vthon)  152
十一、阿通(A-ton)  155
十二、恰烏嶺(Byevu-ling)  156
十三、卓摩嶺(Gtsos-mo-gling)  157
十四、朵岱(Dor-te)  158
十五、雪(Shod)  159
十六、(缺題)   160
十七、郎興堡(Glang-shing-mkhar)  161
第四章 于闐地區
一、于闐地區及其城鎮  166
二、神山(Shing-shan)  191
三、媲摩(G.yu-mo)、于闐媲摩 (Ho-tong G.yu-mo)  203
四、地名后綴有“rtse”的地方  208
五、推測屬于闐地區的其他地點  223
六、與于闐毗鄰或有聯系的地方或國家  243
七、于闐人的名字  249
八、于闐語言   254
第五章 突 厥
一、突厥   260
二、霍爾(Hor)  282
三、吐火羅(Phod-Kar)  284
四、籠區(Slungs)  287
五、牧區(Vbrog)  289
六、門域(Mon)  291
七、各不相同的其他地方等  293
八、在吐蕃的地方等  296
第六章 政府與社會情況
一、概論   306
二、文書 329
第七章 吐蕃軍隊 —關于中國西域的藏文文書
一、一般說明  402
二、文書   414
附錄一 藏文文書拉丁字母轉寫  453
附錄二 托馬斯生平及學術貢獻  549
附錄三 托馬斯引用文獻目錄  558
附錄四 文書索引號、原編號對照表  563
索 引  577
圖 版  587

顯示全部精彩試讀

中譯者序
藏族在我國的民族大家庭中,是一個擁有獨特文字和古老文獻的優秀民族,其文字和文獻資料之古老和豐富在國內可以說僅次于漢族,堪居第二。英國收藏的西域出土古藏文文獻,就代表其中古老文獻的一部分?,F在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敦煌西域古藏文社會歷史文獻》一書,是早為中國史學界,尤其是藏學、敦煌學和西域史地研究者所熟知的一部學術名著。這是英國杰出學者傾其一生才智貢獻給學術界的一部力作,它既是具有第一手價值的珍貴文獻史料,又是具有開拓性的研究成果。
首先,此書的作者值得向讀者介紹: F. W. 托馬斯(F. W. Thomas, 1867—1956 年),為著名的英國東方學家、古藏文專家。奧里爾·斯坦因將第二次西域考古探險所獲運回英倫后,特地邀請比利時著名學者普散(Vallée Poussin)和托馬斯對其中的古藏文文書進行整理,從事編目、定名和研究。因此,托馬斯從 20 世紀之初起,即致力于西域古藏文文獻和寫本的解讀、翻譯和研究。他在二三十年代陸續發表了一批長篇論著,研究成果卓著。在1935 年和 1951 年,他以《關于中國西域的藏文文獻和文書》為名先后集結出版了兩卷專著。他是第一位將英藏西域古藏文社會歷史文書中的精華部分,以拉丁字母轉寫形式公布于世的學者;同時,他還對如此大量的文書進行逐篇逐句解譯、注釋和研究。在第一、二卷的基礎上,托馬斯和他的同事,又于 1955 年和 1963 年,匯集和出版了第三、四卷,這兩卷除了開頭對第一、二卷做了“勘誤和補充”外,主要是編成藏英詞典性質的工具書,并附有完備的藏梵文和其他文種的詞匯術語對照??梢院敛豢鋸埖卣f,他的研究成果為后來的學者解讀古藏文文書,開拓和鋪平了道路。
托氏此書的出版,引起國內外學術界的廣泛注意,尤其該書第二卷,匯集了五百余件珍貴的古藏文文書。吐蕃的歷史資料在宗教方面是豐富的,而在社會歷史方面極為難得。因此,此書的價值,與法國著名學者巴考(M.Bacot)和杜散(Ch. Toussant)編著的《敦煌吐蕃歷史文書》堪稱姐妹篇。如果說后書是從縱向記述吐蕃王朝發展史的話,那么前書則是從橫向反映了 7 世紀到 9 世紀中葉的吐蕃社會。中國學者通過此書,大致了解了英藏藏文文書的基本內容和學術價值。不少學者曾經孜孜不倦地研究、摘譯和使用此書中的有關文書。 20 世紀 50 年代初,范文瀾先生在編著《中國通史簡編》的唐代和吐蕃史時,曾請王忠先生摘譯有關部分,以便研究和引用,后來王忠先生在其《新唐書吐蕃傳箋證》一書中,再次引用了托馬斯書中的若干土地文書。1986 年,王堯、陳踐先生編著和出版了《吐蕃簡牘綜錄》,他們雖稱譯文是由藏文直接翻譯的,但其中的轉寫和復原,看來主要是依據此書的三百余枚簡牘文書。
由于此書的文字艱深簡古,翻譯難度較大,令人望而卻步,故長期以來一直無人通譯此書。我從研究吐蕃史的需要出發,從 20 世紀 60 年代初開始研習此書,并陸續初譯了全書。鑒于此書的紙寫文書多系長篇,大部分無人問津,對簡牘文書,也有必要讓人們了解托馬斯的譯文和注釋,因此決定修改出版。重慶博物館副館長楊銘先生從報刊上得知我正校注譯稿后,希望參與本書的工作,并提供了部分章節的譯稿,以供參考或使用。
為了保證翻譯質量,力求達到準確,收到集思廣益之效,特地邀約有關人員,參與各章節的翻譯、校對和注釋工作。應邀對此書各章進行譯校的,先后有楊銘、董志勇、趙曉意、方琳、董越、羅卓云等;歷史研究所老翻譯家張書生先生和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研究藏語文的羅秉芬先生在審閱本書時,在英文或藏文的譯法上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見,在此特表謝意!翻譯簡牘文書時還參考了王堯、陳踐先生的重要著作《吐蕃簡牘綜錄》,從中受益匪淺在此一并致謝!
最后要說明的是,本書以托馬斯的英譯為依據,盡可能地吸收中外學者的研究成果。英譯與文書原文有出入處,凡中譯者已發現并可斷定者,處理之法有二:一是仍照英譯,但在注中說明,如康吉(Sgam-dkyel)和圖康(Thugs-skam),藏文意思是足智多謀,托氏譯為大臣之名;二是照藏文譯出,而在注中說明托氏如何英譯,錯在何處,如通頰,藏文為 Thong-kyab,系部落名稱,托氏譯為“瞭望塔”。再如所提康吉的同一文書中,有“君臣”提法,藏文為 Rje-blon,托氏譯為高級大臣。此處中譯先按英譯,后加以注明。
可以肯定,中譯者因水平所限,沒有發現英譯之錯誤處一定不少,因而難免照譯不誤,以訛傳訛。隨著藏文文書研究的深入,將原文和英譯對照比較,一定會發現不少問題,會有糾錯或批評的文章問世,對此我們表示歡迎;對中譯文不準確處也歡迎閱者予以指正??紤]到托氏此書在國內所藏寥寥,不易見到,因而將原載于書中正文的藏文拉丁文轉寫集中摘出編入附錄,以便研究時對照。
托氏此書,英文書名為 Tibetan Literary Texts and Documents Concerning Chinese Turkestan。在中國,學者們對此書名的譯法頗不一致,主要是對“Chinese Turkestan”這一命名有所置疑,有的學者將其譯為“中國新疆”,但實際上敦煌又不在新疆,而在甘肅。因此我們借鑒國內相關論著命名的方法,將此書名譯成《敦煌西域古藏文社會歷史文獻》,如此書名或許能較為準確地反映書中的內容。
另外,書后還附上一文,介紹 F. W. 托馬斯生平和學術貢獻。
劉忠
2001 年 5 月 20 日

 

3d开奖号试机号走 浙江6+1奖池还有多少 澳洲幸运八开奖结果 意甲什么时候恢复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期期公开一码两码中特 北京福彩快乐8怎么玩 有财神的捕鱼游戏是哪款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湖北11选5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