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盤點|技術深度賦能內容 下沉市場撬動新流量
2019數字出版實力版圖觀察報告
2019-12-12作者:曉雪 陳瑩新聞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瀏覽人次:67

  隨著互聯網用戶規模接近上限,人口紅利逐漸消失,2019年這一趨勢更加明顯。但紅利漸消并沒有阻礙數字文化消費迅速增長,音視頻成為亮點。相關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包括網絡音樂和視頻、網絡游戲、新聞信息、數字閱讀等在內的信息服務收入規模達5660億元,同比增長22.3%,占互聯網業務收入比重達65.8%。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數字出版迎來一個新風口,業內人士普遍認為,5G將為出版融合創新開拓廣闊空間。6月26日,在2019世界移動大會上,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財經頻道、上??傉驹诂F場設置超高清互動體驗區,成功實現我國首次5G+8K電視節目信號傳輸測試。11月20日,我國首個國家級5G新媒體平臺“央視頻”上線。隨著5G時代的到來,人工智能、增強現實(AR)、虛擬現實(VR)等技術將快速在出版傳媒業實現更多落地應用,打造全新的數字內容形態。

  5G還將推動物聯網普及,各類智能設備加速滲透人群,音頻內容的傳播途徑也將高度擴展,對于在線音頻行業的發展影響重大。其中不乏突出重圍成為中國音頻第一股的“荔枝”,也有屢傳上市卻仍未將IPO提上日程的喜馬拉雅。

  2019年,“短視頻內容+社交”成了最炙手可熱的營銷玩法,短視頻的商業價值逆勢上漲,憑借強大的流量優勢持續吸引著廣告主的投放傾斜。“抖音帶貨”“快手帶貨”,出版業努力通過營銷創新對接短視頻這一巨大的流量媒介。

  在電商市場,社交、直播、內容電商已成為重要新業態,并保持高速增長,圍繞社交互動、內容分享的電商新生態模式正逐步形成。電商與社交融合推動了電商市場的多元化發展,不斷激發消費潛力。

  數字閱讀是另一個被“下沉市場”激活的賽道。2019年,免費閱讀模式異軍突起,帶來了數字閱讀市場的全新格局——收費模式與免費模式并行,國內市場與海外市場協同,線上與線下結合,C端與B端并重??梢灶A見,在5G加持下,全場景數字閱讀將成為可能。

  上述幾個仍在增長的賽道背后,都是“下沉市場”的力量,它幾乎主導了2019年中國互聯網市場的流量主線?;钴S用戶規模接近7億的三四線城市用戶,已成為移動端消費主力,并且在未來5~10年“下沉市場”仍將是“藍海”。

  與人口紅利同時消失的似乎還有“知識付費”熱潮。整個2019年,知識付費涼涼的說法甚囂塵上。最直觀的感受便是朋友圈中轉發課程、打卡現象明顯消退,但是用戶的知識焦慮卻不見得減少。根據IT桔子發布的數據,2018年知識付費領域的投融資經過前兩年的發酵達到高潮,全年發生融資項目25起/融資金額17.63億元。而2019年1月~9月,融資事件縮水至4起/融資金額僅有0.66億元。從知識付費向知識服務升級,可能是較好的解決方案。

  立足2019年的整體環境和5G即將釋放的技術紅利,數字出版領域呈現出社交化、視頻化、有聲化、服務轉型的主流趨勢。

 

  短視頻:流量利器

  作為移動互聯網最后一座仍在增長的金礦,QuestMobile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短視頻行業新安裝用戶接近1億,總體MAU(月活躍數) 8.21億,同比增速32%。相比之下,目前在線視頻總體MAU約9.64億,同比增速2.4%,二者差距正在持續縮小,這也是短視頻超過手機游戲(MAU 6.91億)、在線音樂(MAU 6.58億)、在線閱讀(MAU 3.64億)之后,尚待攻克的最后一個堡壘了。

  除了用戶量,在人均使用時長方面,短視頻也在進一步攻城略地,月人均使用時長超過22小時,同比上漲8.6%,而在線視頻、手機游戲、在線音樂、在線閱讀的月人均使用時長同比均在下降,尤其是在線閱讀,從11.6小時下降至8.4小時,降幅達28%。

  短視頻平臺群雄逐鹿。短視頻行業進入穩定發展的成熟期,競爭格局也保持相對穩定。其中,今日頭條系的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以及快手是行業最主要的競爭者,對比之下,頭條系短視頻APP占據了行業增長主要紅利,未來發展前景更加值得期待。2019年,短視頻行業完成前期流量積累,抖音和快手均在加速商業化變現進程,他們同時在廣告、直播打賞、電商帶貨、游戲、知識付費等領域發力,希望能進一步提升用戶資產和用戶價值。抖音和快手出重拳大力構建持續生產優質內容的能力,抖音企業“藍V生態計劃”、快手的“光合計劃”,都在圍繞用戶的偏好,建立更加豐富立體的內容生態。

  實現覆蓋人群的最大化、傳播價值的最優化,是主流媒體重要而又迫切的任務。統籌用好內外傳播平臺,積極開設外部短視頻賬號,是主流媒體主動拓寬短視頻分發渠道的重要舉措。今年以來,網信辦多次鼓勵傳統媒體“進軍”短視頻,主動占領短視頻等新興輿論陣地。2019年上半年,人民網在抖音、快手、微視等主要短視頻平臺官方賬號粉絲總數近2000萬。經過多年實踐,人民網短視頻制作分發能力不斷增強,建立了以“人民視頻”客戶端等自有傳播平臺、騰訊視頻等商業平臺、微博抖音快手等官方賬號為基礎的傳播渠道。

  11月20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推出“央視頻”,媒體國家隊跑步進入短視頻賽道。據悉,騰訊在多個方面協助“央視頻”實現創新和突破。在技術架構上,騰訊應用5G+4K/8K+AI,以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互聯網新技術賦能“央視頻”產品,采用“大中臺(5G新媒體平臺)+小前臺(央視頻平臺)”的技術架構,從技術上、流程上實現全臺從內容數據到用戶數據的共享分享、互聯互通;在產品體系上,采用賬號邏輯產品體系,由服務于用戶的“央視頻”客戶端和服務于創作者的平臺“央視頻號”構成,匯集機構、媒體、社會的優質內容資源,打造獨特的“賬號森林”體系和傳播生態。在2019年的媒體融合領域,視頻化成為一個不斷加強的趨勢。

  短視頻已成營銷利器。2018年短視頻營銷的市場規模達140.1億,預計到2020年將超過550億,短視頻營銷的變現模式逐漸得到認可。短視頻內容對消費者的粘性增強,并逐漸培養了用戶對短視頻內容的消費習慣,加之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和落地使得短視頻平臺在視覺效果、用戶互動及內容精準推送上得以提升,品牌主從中看到了更多可待挖掘的營銷消費場景,以及更多可供創新的營銷創意空間。

  艾瑞咨詢聯合娛樂資本論發布的《2019年短視頻營銷白皮書》認為,品牌廣告主對于社交化營銷的投放意愿不斷增強。短視頻營銷兼具內容娛樂性與互動社交性,紅人效應不斷顯現,在繼綜藝、劇集+明星IP等娛樂內容營銷的試水后,短視頻內容+紅人生態的營銷價值吸引著品牌主做出更多營銷預算傾斜的決策。

  如今,抖音、快手、淘寶直播正上演著兇猛的內容帶貨“三國殺”。有人總結得較為貼切:抖音賣貨,算法為王;快手賣貨,自家工廠。不過,淘寶直播與抖音、快手甚至小紅書等流量平臺的屬性以及帶貨邏輯并不相同,它已經從流量時代到了買家專業化運營時代,也被視為粉絲變現能力最強的新媒體平臺。

  出版機構御風而行。短視頻大盤流量仍在增長,2019年更多的出版機構加入到短視頻營銷的陣營。人民文學出版社、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人民日報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以及掌閱科技、京東圖書等,在短視頻營銷和帶貨上玩出了新玩法、玩出了成效。掌閱讀書實驗室、掌閱職場等短視頻矩陣,在短短半年時間粉絲數突破千萬。京東圖書在內容營銷的理解上有著超前的能力,不僅搶占賽道,而且諳熟渠道屬性,比如年輕人文化社區B站更適合做特色種草,京東圖書邀請B站達人為用戶推薦圖書。今年雙11當天,天貓圖書樂器類累計直播場次372場,同比增長933.3%,帶動成交同比增長500%。

 

  有聲平臺:頭部優勢明顯

  目前,市場上的有聲書平臺大概可以分為綜合類、垂直聽書類兩種,前者以蜻蜓、喜馬拉雅、荔枝為代表,后者以懶人聽書、口袋故事等代表。此外,掌閱、書旗等電子書平臺,知乎、得到等知識付費平臺,熊貓聽書、薄荷閱讀等閱讀類微信公號也有聽書功能。

  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18~2019中國有聲書市場專題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有聲書用戶規模達3.85億人、市場規模達46.3億元,2019年用戶規模有望增至4.78億,市場規模預計達63.6億元。

  音頻平臺在過去兩年搭乘知識付費風口火速增長,頭部平臺喜馬拉雅、蜻蜓都一度透露出今年IPO的意向,不過,率先沖擊上市的卻是一直低調的荔枝,10月赴美IPO,成為“音頻第一股”。招股書顯示2017年和2018年,荔枝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54億元和7.9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6.0%;2019年前9個月,荔枝營收為8.15億元,上年同期為5.58億元。

  當月,喜馬拉雅宣布用戶數突破6億,平臺主播超過700萬,行業占有率達到75%。1個月后,蜻蜓FM也宣布生態月活已達1.3億,智能設備單日收聽總時長達2500萬小時。

  可以說,國內有聲書市場已形成競爭格局,綜合平臺及垂直平臺紛紛發力,頭部平臺領先優勢明顯,創業型企業恐難以進入市場頭部。

  比如,喜馬拉雅擁有市場上70% 暢銷書的有聲版權,85% 網絡文學的有聲改編權,超6600本英文原版暢銷有聲書版權。聽伴已與90%汽車品牌展開合作,累計激活超700萬車載設備。

  內容方面,各平臺仍然在不遺余力地加高內容壁壘,一方面對主播的扶持仍是各平臺重點投入的方向。2018年,蜻蜓FM發起針對文學IP主播的選秀大賽——“天聲計劃”。最近,喜馬拉雅在各大招聘網站上掛出一則神秘崗位“聲音獵手”的招聘信息,要求之一是至少能分辨出100位明星的聲音。“聲音獵手”可以理解為音頻主播的經紀人,他們負責在聲音的海洋里淘聲、挖掘、培養主播,是音頻行業百萬主播背后的“金耳朵”與伯樂。據了解,每年參加喜馬拉雅“喜配音”(喜馬拉雅官方制作平臺,負責平臺內容的生產和分發)作品錄制海選的主播數十萬人。

  另一方面,音頻平臺也在關注和提升音頻質量,廣播劇、多人有聲劇等高壁壘內容日益豐富。蜻蜓在去年底公布了有聲劇開發計劃,于今年4月23日推出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系列有聲??;口袋故事則從創立之初就堅持“正版、精品”的內容定位,不惜加重投入也堅持按照廣播劇的標準生產內容;最近喜馬拉雅高調推出《三體》廣播劇。

  品牌營銷方面,喜馬拉雅的“123”知識節已經連續舉辦3年,此外還推出了“423”聽書節;懶人聽書也有“圖書館開放日”,蜻蜓打造了“91傾聽日”等?;顒哟黉N已經成為音頻平臺拉新、促活的主要方式。聯合會員則是今年比較有代表性的一種營銷方式,蜻蜓先后與芒果TV、優酷視頻、PP體育等推出聯合會員。

  技術應用方面,AI和音頻的結合讓智能音箱這種產品走入尋常百姓家,此前AI技術已普遍應用于音頻平臺的智能推薦、用戶體驗等方面。以喜馬拉雅推出小雅智能音箱為例,今年3月喜馬拉雅推出小雅Nano多彩版,上線8小時20萬臺產品售罄。小雅音箱獨有的智能語音OS(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統),正是依托于喜馬拉雅海量內容資源與獵戶星空全鏈路AI能力。掌閱則先后與科大訊飛、搜狗合作開發有聲書的智能朗讀。一定程度上,技術的創新能夠提高運營效率、改善體驗。隨著企業在技術方面發力加強,未來有聲書產品將向智能化方向發展。

 

  網絡文學:開啟雙核時代

  以2003年起點中文網首創VIP付費閱讀模式和2018年連尚文學憑借免費模式1年聚集過億用戶為分割點,中國網絡文學20年的發展歷程大概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從免費模式到付費模式,再到如今的“付費+免費”兩核時代。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手機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為4.35億,占中國手機網民的51.4%,去年同期為48.3%。此外,網絡文學在應用使用時長中的占比為9%。

  某種程度上,網絡文學行業的發展路徑恰是互聯網價值的回歸,“免費+付費”兩條腿走路是一種偶然也是一種必然。過去,因為移動支付和消費能力等原因,付費用戶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下沉市場潛力爆發出來之后,七貓小說、米讀小說、番茄小說等免費產品接連出現,這部分用戶對價格不那么敏感,“免費+廣告”模式仍然行之有效。

  此后,付費閱讀平臺的代表閱文集團、掌閱科技也分別推出免費產品“飛讀小說”和“得間閱讀”。有趣的是,米讀小說反而推出了付費服務,而且10月米讀獲得了1億美元B輪融資。

  網絡文學對流量平臺來說仍然是可觀的用戶入口,新入局者包括字節跳動的“番茄”小說、趣頭條的“米讀”。分別背靠百度和阿里的縱橫文學、阿里文學在2019年表現低調,前者主要強化與百度的連接,應用百度大腦內容審核為社區把關內容,降低約80%人工審核工作量。后者跟隨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調整,從大文娛事業群回到了重組的創新業務事業群,仍然扮演阿里大文娛產業中IP源頭的角色。

  內容方面,《2018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指出,近兩年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優秀網絡文學作品推介中,現實題材占比達80%,現實題材作品呈現出數量大、質量優的發展態勢。

  主管部門加強對網絡文學的監管,今年7月,國家新聞出版署就低俗問題約談12家網文平臺,要求相關單位立即下架存在問題的網絡小說,停辦征文活動,清理低俗宣傳推介內容,健全內容把關機制。

  平臺方主要通過征文大賽等方式重點推介現實題材作品和作者。閱文現實主義題材征文大賽已舉辦3屆,今年大賽共有1萬余名作者參賽,創作的現實題材作品累計達1.18萬部。今年,連尚文學也舉辦了首屆全國網絡文學現實題材主題征文大賽,推介《天梯》等24部作品。

  當然,對頭部IP和作家的追逐仍然沒有停止,平臺間的合縱連橫越來越多。閱文集團獲得星球大戰等頂級IP加持,在IP持有和產業鏈開發方面體現出一定優勢。咪咕數媒與中信出版集團為中高端商務客群打造了專屬閱讀產品“咪咕中信書店”。愛奇藝文學2017年啟動“云騰計劃”已推出7批中標作品,第8期征集已于11月初啟動,借助愛奇藝生態和合作伙伴的力量以“保底+分成”的方式推進IP全產業鏈開發。

  網文出海方面,閱文、連尚文學是出海主力軍。閱文集團旗下海外門戶“起點國際網”目前在全球擁有超過3萬名原創作者、上傳了超過5萬部原創作品。連尚文學投資了AI翻譯公司“推文科技”,通過技術成倍提高內容翻譯效率,為網文出海打下了堅實基礎。反觀前兩年積極拓展東南亞、日韓市場的掌閱科技,今年在出海方面并無太多動作。

  經營結構方面,付費閱讀、IP開發仍是網文平臺主流方向,但閱讀器在今年有回暖跡象。繼閱文和海信先后推出手機大小的閱讀器后,小米旗下的多看閱讀和知識服務平臺“得到”都在11月發布電子書閱讀器。多看自稱“年輕人第一臺閱讀器”,599元的定價在業內不高不低。相比之下,軟硬件配置需要1898元的得到閱讀器在整個市場中無疑都是高端產品,其定位是滿足“重度學習用戶”需求的“學習中樞”,不僅可以學習得到的電子書、聽書和課程,更可以把Kindle、掌閱、印象筆記等多個學習應用的內容歸置到一臺設備中。傳統閱讀器大廠掌閱科技今年反而開辟了一些新賽道,一方面通過短視頻平臺發力內容電商,另一方面悄然布局數字圖書館業務,意圖通過城市代理商開發企事業單位等機構用戶。

 

  知識付費:向“知識服務”升級

  2018年我國知識付費用戶達2.92億,產業規模達165.8億元,近幾年增速開始變緩,行業呈現復購率、完課率和使用時長降低的“三低”特征。知識付費的落寞,更多的問題在于用戶付費后發現,知識并沒有增加,原因有二:一是知識付費短時間內融入太多玩家,魚龍混雜,有些產品的設計不合理,受普及的門檻限制而深度不夠,營銷文案過于夸張令人逐漸反感;二是用戶抱有期待過高,付費后執行力差,嘗鮮期過去,最后“買買買”也解決不了知識焦慮、渴望速成的浮躁心態。

  2019年,“資本”成為知識付費領域的一個關鍵詞。今年3月,全通教育發布公告稱擬作價15億元,收購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創立的的杭州巴九靈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96%股權。實際上,財經自媒體“吳曉波頻道”正是杭州巴九靈的核心價值,但到了今年下半年,全通教育卻表示重組不及預期,收購“吳曉波頻道”仍在進行中。

  一邊是吳曉波折戟A股,另一邊羅振宇卻要沖擊科創板。根據北京證監局在10月15日晚間公布的最新輔導信息情況,羅輯思維的擬上市路線露出輪廓:科創板上市,中金公司擔任輔導機構;輔導前期準備工作于2018年12月就已開始,持續至今年8月;正式輔導的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分別在今年9~10月、11~12月進行。

  知識付費頭部企業還可以闖關資本市場,尋求新的轉機與突破,大量的中小機構就沒那么幸運了。如果分拆市場、產品、用戶(需求)等種種要素,不得不承認,好像單就 “知識付費”來講是可能沒有太多新興機會了。

  實際上,知識付費領域從2018年就開始了轉型,最明顯的一個共識就是,做服務,強化教育屬性。應該說,2019年是“知識付費”向“知識服務”升級演化的關鍵一年,移動信息共享與移動支付的發展浪潮下,內容差異化定位不可避免,精品精細的個性化知識服務是行業和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

  2019年,出版機構也開始向提供知識服務產品轉型,大眾出版機構聯合知識付費平臺,探索融合發展的轉型路徑。中信出版集團聯合得到推出《未來簡史》電子書,山東人民出版社聯合喜馬拉雅推出《大秦帝國》聽書項目,江西人民出版社聯合喜馬拉雅開通江西人民出版推出書聲朗頻道。專業出版社深挖垂直領域知識服務機遇,如人民法院出版社推出“法信”知識服務平臺,水利水電出版社打造的“數字水”知識服務平臺。

  今年,知識提供商睿泰與中山大學出版社達成合作,助力中山大學出版社建設數字化、網絡化“專業社會工作實務在線研修社區”,服務于專業社會工作實務發展和人才培養。旨在全球范圍內整合學術機構、社會團體的社會工作實務研究資源、學習資源,打造一個專業性、開放式、共享型知識服務體系。同時,睿泰還與中國農業出版社達成深度合作協議,助力中國農業出版社建設農業職業教育富媒體閱讀平臺,并承擔該社富媒體數字教材的制作。

  但我們認為,知識付費市場仍然具有前景。用戶深度學習、提升自我的需求一直存在;傳統出版業也需要借助知識付費開拓新的營收增長點;三四線城市具有廣闊的下沉潛力。“知識付費”大潮過去,“知識服務”概念興起,后者更加強調圍繞用戶的知識需求,提供信息、知識產品和解決方案,是解決用戶問題的高級階段——提供信息服務的過程。

 

  在線教育:細分趨勢明顯

  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發展“互聯網+教育”,促進優質資源共享,明確了“互聯網+”等信息技術手段在教育領域的應用目標,體現了通過教育信息化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前瞻性。

  今年8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32億,較2018年底增長3122萬,占網民整體的27.20%。手機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99億,較2018年底增長530萬,占手機網民的23.6%。

  2019年也是在線教育政策加快落地的一年。9月25日教育部等十一部門聯合下發的《關于促進在線教育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對在線教育健康發展的一系列引導措施,要求促進在線教育健康、規范、有序發展,國家政策的規范發展,使得在線教育的發展進入“冷靜調整期”,燒錢獲客的模式不再持續。

  已經進入商用階段的5G也將極大拓展出版的應用空間和場景,助推出版產業形態升級、市場價值提升。傳統出版特別是教育出版如何擁抱5G時代帶來的新機遇,是擺在整個出版行業面前的重要課題。

  今年,金太陽教育集團與創而新教育科技集團聯合打造的“紙筆端互動行業解決方案”,成為教育出版對接5G技術的一次創新應用,該解決方案以“點陣筆+4G/5G筆盒”為載體,將傳統紙質教輔與云端教育AI應用完美結合,保留了紙筆書寫習慣,實時采集手寫數據,可覆蓋教、學、測、考、評全場景,為師生減負增效,助力教育質量提升?;谶@一方案打造的產品契合當前教育市場“剛需、痛點、高頻”的應用需求,具有廣闊的市場空間。

  在線教育是運用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進行教與學互動的新型教育方式,是教育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發展在線教育,有利于構建網絡化、數字化、個性化、終身化的教育體系,有利于建設“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

  2019年,詞典類APP用戶規模優勢明顯,語言學習成為在線教育優質賽道,其中網易有道詞典撥得頭籌,率先IPO;英語學習類百詞斬、流利說用戶規模接近2000萬;少兒英語類嘰里呱啦表現較好。語言學習領域同類產品基本已經培養起自己的忠誠用戶,競品之間的用戶重合度不高,少兒英語培訓、詞典翻譯類重合度都在5%以下。

  2019年,職業資格培訓、泛知識付費等在線職業教育成為主要細分賽道,新時代的職場人對優質產品付費意愿增加,且職業技能提升與終身學習的需求愈加增強,更可能為職業技能課程付費,其中得到、粉筆公考、網易云課堂等積累了百萬量級用戶。

  11月25日,快手高級副總裁馬宏彬出席未來教育大會,宣布將在2020年春節前拿出66.6億流量助力教育類賬號在快手平臺冷啟動。此前,快手于2018年6月推出快手課堂,2019年9月發布“教育生態合伙人計劃”。助力教育類賬號,一方面可以豐富、提升快手社區里的教育內容,更好地滿足用戶在知識和學習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以為教育行業開辟新的增長空間,實現平臺、用戶、教育行業的多贏。

  “下沉市場”效應在教育領域同樣奏效。一二線城市的在線教育市場已經趨近飽和,下沉市場卻是一片新藍海,教育培訓類平臺的用戶群體開始向三四線城市下沉。下沉市場可以說是在線教育機構必爭的風水寶地。51Talk、滬江等大型在線教育機構在2018年已經開始布局下沉市場,而擁抱短視頻,今年看來已經成為更多在線教育中小機構的出路。

 

  平臺經濟:數字出版新引擎

  平臺經濟的快速崛起是近年來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態勢,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不斷演進,平臺經濟發展的大勢不可逆轉。今年前三季度,以提供生產服務平臺、生活服務平臺、科技創新平臺、公共服務平臺等為主的企業實現業務收入2311億元,同比增長19.7%,較上半年提升6.6%。

  平臺基于出版社海量優質資源,可實現內容的結構化加工、存儲、管理、編纂、動態出版、發布運營、知識服務等全流程的數字化出版生產??蓪热葙Y源進行更充分的挖掘、分析、組合和應用,根據讀者的需求,將出版物的形式與內容進行組合,縮短圖書出版的周期、減少成本、節省人力資源,加快出版社在數字出版領域的轉型,協助出版社從傳統的資源提供商向知識服務商轉變。

  吉林外語教育出版社主要服務4~12歲的兒童,出版雙語類和家庭教育類親子圖書,擁有“英童出版”品牌。自2013年開始發展少兒融合出版,先后經歷了產品數字化階段和“產品+運營”的互聯網階段,2018年下半年,開始嘗試性進入全盤平臺化的階段,建立基于互聯網平臺的知識生產及使用的商業模式,從產品為中心轉變為以產品為基礎、以服務為模式的平臺化發展。

  吉林外語教育出版社基于云服務平臺,以符合ISLI標準的英童融合出版物為內容核心,融合優質資源和工具,依托移動平臺和智能終端構建高效互動的新型融合閱讀環境,就內容及讀者需求進行有效聯接,貫穿讀者閱讀的全程,形成完整閱讀閉環,同時為讀者提供支持和服務。該平臺在PC端擁有“我愛英語網”;在移動端有“英童4D館”APP,與蘇州夢想人、工程師爸爸、奇巴布、蜻蜓FM、一起作業網都有合作;在終端閱讀器選擇了廣泛的合作模式,和MPR點讀、麥片、易讀寶、小達人和貝靈都進行了全方位合作,同時可以獨立運營數字版權也進行資源授權。

  依托中移動在5G產業的領先優勢,咪咕數媒將數字閱讀重點產品與5G技術緊密結合,持續提升數字化服務價值,促進數字閱讀產業信息消費。咪咕數媒將搭載咪咕公司打造的以5G+4K為驅動力的超高清“復興號列車”,加速帶領用戶走進“屏民閱讀時代”,開啟全場景沉浸式數字閱讀體驗,通過智能手機、車聯網、可穿戴設備等載體豐富讀者閱讀場景,充分滿足其多元化知識獲取需求,持續助力優秀文化傳播。

  “書香國網——國家電網公司職工文化數字平臺”,是英大傳媒集團為國家電網公司工會打造的圖書移動閱讀應用,用戶通過書籍同步功能免費閱讀優質暢銷圖書。書香國網于2015年建成并投入使用,經過3年多的運行和完善,現已形成集PC端數字閱讀內網子平臺、信息化管理子平臺、移動閱讀APP、數字閱讀一體機、微信訂閱號、微網站、電紙書七個平臺為一體的綜合服務體系,具備數字閱讀、實體書屋借閱管理、文化活動在線組織、文化成果宣傳展示、文化資訊發布、職工文化論壇、文化成果榮譽報送等諸多功能。

  AR、VR:賦能新聞出版

  2016年被認為是AR/VR(增強現實/虛擬現實)元年,經歷一波短暫的風口、低谷后,今年,AR率先迎來反彈,騰訊積極推進AR小程序便是積極信號。

  早期,技術公司是開發AR、VR圖書的主要推手。2016年,北京愛太空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于編寫了《神舟飛天真奇妙》AR書,由人民郵電出版社出版;北京易視互動傳媒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合作,編制出版了《大開眼界·恐龍世界大冒險》VR版,隨書附送VR眼鏡。

  如今,出版社越來越主動地加入到AR/VR產品的開發中。如地質出版社的《徐霞客漫畫繪本VR版》,青島出版社的《本色中國》VR書。湖南科技出版社與夢想人科技合作推出了《大人小孩都讀得懂的時間簡史》AR書、上少社與夢想人科技合作了《十萬個為什么》AR書。人民教育出版社與紅色地標文化傳播公司聯合開發的大運河VR產品已進入中小學課堂。

  其中,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探索比較有代表性,繼《朗讀者》AR書火爆之后,人文社又把《開學第一課》《經典詠流傳》《謝謝你我的家》等電視節目開發成AR圖書,并專門開發了“人文AR”APP,只需一個入口就能體驗所有的AR圖書,可以視為AR圖書的一次突破,解決了AR圖書產品閱讀入口的問題。

  2018年,人民出版社成立全資子公司人民融媒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專門從事數字出版業務,該公司開發的“融媒書”走出了另外一條路徑。今年6月1日,人民出版社推出了首套三維碼融媒書《學齡前兒童詩詞歌匯》。此前,人民融媒已出版了以《大隋王朝》為代表的融媒書,掃描二維碼可以聽全書,還能欣賞精彩的紀錄片或AR、VR全景式展現。

  相比VR需要頭顯或一體機才能閱讀,AR圖書天然更適合出版業——借助APP或微信小程序即可閱讀。隨著技術迭代發展,開發AR書的成本也在進一步降低。過去兩年,市場上專注于為出版業提供AR/VR解決方案的公司越來越多。

  夢想人科技已在出版業扎根多年,其AR圖書解決方案已與幾百家報刊社、出版社合作,累計改造10億多冊紙書。近日,夢想人科技與北京師范大學出版集團旗下京師訊飛公司、京師普教公司就K12業務達成戰略合作,K12階段教材教輔將全面AR化,同時還將利用AR技術推動北師大出版集團教育教學融合出版轉型。

  玩瞳科技從智能學習機、智能點讀筆等智能硬件市場向出版業跨界,今年首次亮相第9屆數博會,該公司開發的多模態AI伴讀解決方案可以利用成本低至1元的智能紙板(Cardboard Inside)幫助圖書實現增值。出版社不需要對紙書進行大幅度改造,只需要將相關圖文、視頻、音頻資源鏈接進玩瞳后臺即可實現紙書智能化。

  如今,5G投入商用,其大容量、高速率、低延時的特點,將進一步助推AR/VR在技術和應用上將迭代發展,AR/VR出版物的內容生產時間和成本都將大大降低,并且,5G與AR/VR的全新融合方式和效果也值得期待。

 

  5G+AI:助推媒體融合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5G手機是用戶最先能夠直接感知到的具體應用產品,5G將促使基于AI、大數據的視頻拍攝、人臉識別、語音識別等功能再上一個臺階。某種程度上,當下所有基于AI、大數據、物聯網的產品和應用都將進一步被賦能。對媒體業來說,已經被技術改造的“采、寫、編、評、攝”工具也將因5G升級迭代,萬物互聯、萬物皆媒的智媒時代即將來臨。

  在生產環節,用于生產體育、金融、突發等快訊內容的寫作機器人是新聞業較早應用AI技術的具體體現,騰訊、今日頭條都開發了相應產品。2017年12月,新華社與阿里巴巴旗下聯合成立的新華智云開發出媒體大腦,1年后“媒體大腦”發布新版本“MAGIC短視頻智能生產平臺”,MAGIC的名字由MGC(機器生產內容)和AI(人工智能)組成,平臺將人工智能引入新聞全鏈路,著力采集、生產、分發端創新,幫助用戶高效完成短視頻內容創作。目前MAGIC平臺已在世界杯、亞運會、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進博會等重大活動中負責內容生產。

  每年兩會作為媒體最高舞臺一向是黑科技聚集的地方,今年兩會“5G+AI+4K”成為高頻詞。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采用IPTV數據流推送的方式,將4K超高清節目連接到部分代表委員駐地和兩會新聞中心,5G讓4K超高清視覺享受觸手可及,基于AI的語音交互則讓用戶與大屏的互動成為可能。

  騰訊、愛奇藝也在借助AI、5G、4K等技術與媒體合作,從而與用戶建立更多連接。今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慶典上,央視進行的5G 4K高清直播背后就是騰訊云和愛奇藝在提供技術支持。

  在剛剛結束的金雞百花電影節期間,中國移動咪咕也進行了5G+4K+VR+AR直播,通過2+N全景多視角、72小時不間斷直播,為觀眾帶來全方位立體化的金雞獎全程報道。

  智能語音,是另外一個大量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方向。以科大訊飛、搜狗為代表的企業將“虛擬主播”這一新物種推到用戶眼前,專門為央視、新華社打造的虛擬主播早已上崗。

  在分發環節,得益于技術支持,用戶獲取新聞資訊的渠道也更為多樣。兩微一端標配之外,短視頻平臺正成為主流媒體的重要出口。

  今年7月,快手宣布推出“媒體號UP計劃”,以內容支持、流量扶持、商業化賦能等方式,服務主流媒體融合發展??焓謱A(大數據分析)+AI(人工智能)以及視頻理解等方面的深厚積累,運用在新聞采集、生產、分發、接收、互動中,助力提高傳播影響力和輿論引導能力。

  快手科技創始人兼CEO宿華透露,目前已有超過8000家政務號、媒體號入駐快手,累計點贊量近百億;每天,超過3000萬用戶在快手看新聞??焓趾A縐GC內容、豐富的用戶生態已經成為媒體選題的富礦。此外,直播在實時傳遞信息以及雙向互動上優勢巨大,也為媒體融合帶來全新體驗。

3d开奖号试机号走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最新 20选5精准准专家分析 JDB龙王捕鱼2 血流成河麻将规则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0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22选5规律 波克麻将怎么老是输 德甲直播视频拜仁信号